用户名:   密码: 注册   找回密码
搜博主日志:  
个人资料

法学殿堂

创建日期:
2010-05-14
访问计数:
11287
发表日志:
65
相关评论:
10
日志归档
暂无日历
最新日志
暂无日志
最新评论
暂无评论
最新留言
暂无留言
访客
暂无访客
正文
对袁世凯的评价
发表时间:2010-05-28 14:52 阅读次数:585 所属分类:
原文地址:     作者:

世凯的盖棺定论:予为救国救民计,己牺牲一身,今后还将牺牲子孙:

他只是一个老官僚,独人班,他所争的重点实在只是个人的权位和荣誉……
袁世凯是被脸谱化了的人物,在治史者过多意识形态成见的描绘下,面貌狰狞,一无是处。历史学者唐德刚就说,自民国有史以来,他未见一本、一篇甚或一页对袁有正面评价之书。
极端丑化袁世凯,显然非史学界之幸据《洪宪遗闻》所载,1915年夏,北洋重要将领冯国璋觐见袁时,曾试探地表示要在地方上为袁称帝改制作准备,而袁世凯闻言后立即否认,并声称社会上的传言都是无风生浪的议论。对于改制问题,当时的袁世凯似乎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曾对冯国璋讲:我现在的地位与皇帝有何区别?所贵乎为皇帝者,无非为子孙计耳。我的大儿身有残疾,二儿想做名士,三儿未达时务,岂能负以天下之重?何况帝王家从无善果,我即为子孙计,亦不能贻害他们。此段述说,言辞动人,使人觉得袁似乎已经参透人世炎凉,深得做人处世之道

   袁伟时先生曾经说过:袁世凯复辟帝制是践踏宪法、背叛民国的罪行,但他在民国初年的经济领域却颇有作为。曾起用周学熙、张謇等内行人主管财政和工商行政,做了不少排忧解难的事。例如,为鼓励制造业和加工业各民营公司,由政府出资建立保息制度;对颇为大宗的土布免征厘金,等等。依靠各地商会,充分听取工商业家意见,制定了一系列经济法规,完善了市场机制。纠正清政府混淆垄断与专利的错误,取消创办企业动辄给予专营权若干年的规定,专利只给予真正的发明创新,从而促进了自由竞争。整理和健全财政税收制度,整顿金融秩序,收回各地乱发的纸币,统一铸造银币,奠立了统一币制的基础。(大意)如果从此处着眼,袁如果能以民国大总统善终,其背负的历史骂名可能会少一些。
1915
年的洪宪帝制对袁世凯来说,是一个定数,是他一生的败笔,但是袁氏王朝注定的失败,却换回了袁氏家族的保全。现在袁氏后人或生活于大陆,或寓于海外,亦于各界有所成就,袁氏若地下有知也可欣慰
 
军事:袁以“治军严肃,剿抚应机”,得“以同知分发省分,前先补用,并赏戴花翎。在军事装备训练方面,袁世凯极力采用资本主义的先进技术,以增强新建陆军的战斗力;然而,在选拔将弁方面,他却仍然因袭湘淮军阀的旧习,固守“兵为将有”的成见,把军队紧紧控制在自己手中。他所提拔的人有:徐世昌当时已是翰林,1897年初经袁世凯奏调来到小站,管理参谋营务处。袁给他加“谘谋”名义,以示不同于一般参谋。袁外出时,由他代行处理军务。段祺瑞(1865—1936),字芝泉,安徽合肥人。以文童考入武备学堂。毕业后被李鸿章派到德国学炮兵一年。回国后,在威海卫防军中担任教习。1896年1月,由袁世凯调至新建陆军,即被越级提升为炮兵营统带兼炮兵学堂监督。 曹锟(1862—1938),字仲珊,天津人。武备学堂毕业后,先在宋庆军中当哨官,后至定武军当教习。转入新建陆军后,即被提拔为右翼步队第一营帮统。不久,又升为学兵营统带兼督操营务处提调。
1905年10月末,北洋军在河间府举行秋操,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现代化的正式的野战演习。
 
学堂1902年6月,在保定开办“行营将弁学堂”。督办冯国璋,总办雷震春。主要抽调直隶淮练各军营哨官弁为学员,此外,山东、山西、河南等省也选送官弁来堂肄业,因此又名“各省将弁学堂”。以八个月为一期,共办三期,毕业学员总计五百四十五人。同时,在保定还设立北洋武备师范学堂、参谋学堂、测绘学堂。这些学堂都是短期训练班性质,均于1903年秋并入北洋武备速成学堂。著名的北洋军阀吴佩孚就是测绘学堂的毕业生,后来分配到第三镇,在炮兵营提任管带。

  袁世凯于1903年3月作了一个创办新军正规学堂的计划,上奏清政府,拟建立武备小学堂、中学堂和大学堂,“合计通筹以十二年为卒业”,培养所谓“将材”。但他又认为,“中国风气初开,根柢尚浅”,中学和大学“只可从缓建立”。“为今之计,惟有赶紧兴办小学,以为造端之基,并拟别设速成学堂一区,以为救时之用”。①根据这个设想,10月,他在保定开办北洋武备速成学堂。学堂督办先为冯国璋,后改为段祺瑞。总办先为郑汝成,后改为赵理泰。监督为曲同丰。第一年招收二百人,分为步、马、炮、经理、测绘各科。二年毕业。1906年8月,该堂改归练兵处办,又名“通国陆军速成学堂”。学生来自各省武备学堂或陆军小学堂肄业生,每年招收六百人。学生在校一年半,完成课堂操场学业后,还要分派到北洋六镇中实习半年,期满后,“该管协标统官出具切实考语”。②练兵处据学生考试分数和各镇考语,分别授以副军校或协军校等官衔,③分发到各省新军中补“排长、司务长之职”。如分发不完,仍在北洋各镇充当见习军官。当时,这个学堂在全国规模最大,至1909年并入保定军官学堂时已有二千多人毕业。毕业生大都担任北洋各镇军官,其中不少人因受袁世凯或冯国璋、段祺瑞的提拔,后来跻身于北洋军阀行列,如王承斌、杨文恺、齐燮元、刘汝贤、孙岳、王为蔚、张砚田、李景林、张国威、张钫、李如璋、陈嘉谟、齐振林、陈光逵、李济臣、马湘、郑俊彦、张国溶、阎治堂、唐之道、魏益三等。④另外,学堂中还有留学生预备班,自1907年陆军部所派留学生都要在此学习,经考查合格后,再派出国。国民党新军阀蒋介石和张群等人,就是由这里选送入日本士官学校的。

创建巡警1900年以前,除帝国主义盘踞的租界以外,中国各城市都没有正式的警察,而由驻防军队和衙门中的捕役担任维持“治安”的任务。袁世凯一到直隶,就把“仿照西法编练巡警”作为“新政”的要务之一。1902年5月,他托日本驻华公使聘请日本警视厅警官三浦喜传为警务顾问,同时派赵秉钧和三浦一起“参照东西成法”,拟定警务章程。在保定创办巡警局,以赵秉均为总办。赵秉均创办了巡警学堂,迅速地组织起一支五百人的巡警队,分布于保定城厢内外,维护所谓“治安”

有争意的二十一条二十一条”的签定又是袁的一大罪状。可日本一开始提出的“二十一条”同后来签定的《中日新约》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版本,经过老袁的软磨硬抗、斗智斗勇,日本不得不降低要求,把危害中国最大的条款去除。袁大总统签定后愤恨难平,令将签约日定为“国耻日”,以志不忘此仇。⑦ 在“二十一条”的谈判中,袁世凯始终坚持一个原则,日本人已经得到的,可以让步,日本人还没有得到的,锱铢必较。如满洲问题,袁世凯同曾叔度(时任国务院参议兼大总统府秘书)说:“满洲外的要求,我尽量全部驳回。满洲内的要求,多少答应几点,而这几点答应了,我有办法要他等于不答应。不但如此,我还要杀他个回马枪”!(曾叔度《我所经历的“二十一条”内幕》)
 


 

发表评论 可输入字数:2000个字
您好,请先登陆!
注册  找回密码
法律博客版权所有 2005-2012 联系我们 法博简介 服务条款 京ICP备05023145号 www.fyfz.cn
$("#commLoginInfo").prev("input").attr("disabled","disabled"); $("#panelsec").parent().parent().parent().parent().parent().parent().next("tr").find("input").attr("disabled","disabled");